20 三月

加拿大没有二等公民,但歧视却无处不在

阅读量:129  

移民加拿大会成为二等公民?据我在加拿大三十年的生活,以及二十多年从事本地时事评论的体验,我的结论是,今天加拿大没有二等公民。

所谓"二等公民",通常是说移民或难民即使获得公民身分,却没有如同在当地出生的人拥有同等的地位、待遇和法律保障。二等公民所拥有的权利比土生的公民为低。

加拿大从前的确把妇女、性少众、有色人种和原住民视为二等公民。他们的权利明显地受到限制(如没有投票权或遭到制度性的歧视),他们被剥削和甚至受到迫害。加拿大曾长期歧视有色人种,对原住民更犯下种族灭绝的罪行。

经过多场由左派所推动的平权运动,民众对公平权利认知的提升,以及加拿大人权及自由宪章的制定,各级政府便检讨和修改歧视性的法律和政策,甚至订立一些有利从前受到长期不公对待族群的平权行动政策(affirmative action)。

加拿大奉行多元化政策,让少数族裔的文化习俗和传统获得肯定和尊重,有助建立多元和谐社会。无论是农历新年、印度光明节(Vaisakhi)又或同志自豪日,都是加国社会的主要喜庆节日。

图源:New Canadian Media

时至今日,在外地出生的移民或难民与土生的加拿大人拥有平等的公民权利是受到宪法所保障,也是国民的社会共识。

当然,种族歧视在加拿大社会是存在的,种族歧视和反难民的情绪更在川普当选总统后而出现上升。川普刚上任便向穆斯林国家实施旅游禁令,被他针对的由外国难民,到国内的少数族裔移民社群,就连在美国出生的有色人种国会议员,黑人议会领袖和他来自的城市(黑人人口占多数)都被川普所攻击。

美国国内的反移民难民和种族歧视情绪其实一直潜藏于社会和某些人的心内,却被川普的刺激和熽动释放出来。

在当时的加拿大,我们亦面对同样的情况。人民党党魁卞聂尔(Maxine Bernier)发表反移民和带有白人优越感的演说和政纲,认为移民是社会的负担,主张大幅削减加拿大每年吸纳移民人数三分之二,废除赞助父母及祖父母的移民计划,要新移民进行价值测试和废除国家的多元文化政策法律等。

主张废除多元文化政策法律背后的意识是对多元族裔的文化传统看不顺眼,白人优越的意识在作祟。

卞聂尔是前任哈珀总理的内阁大将。当年他在竞逐保守党党魁时更是大热门,其声望和党内支持都超越后来获胜的谢尔(Andrew Scheer)。

可幸的是,卞聂尔的人民党在2019年的选举中大败,就连一个议席都没有赢得,令白人优越者及反移民人士失去了政治上的倚靠。

由于川普在加拿大实在太不受欢迎,即使保守党内有不少川粉和党员支持川普,但该党却刻意地与川普保持距离。

图源:Canada.ca

在参与政治方面,今天少数族裔拥有同等的参选权利。在某些政党和地区,少数族裔更有优于比白人男性的参政权利。卑斯省新民主党的党纲指定,当该党有现任议员不寻求竞选连任时,该选区的接班候选人必须是女性、原住民或多元族裔人士(即白人男性没资格参与该党有较大赢面选区的选举)。

在某些少数族群人口较高的选区,政党亦常会选择有少数族裔背景的候选人参选。不过,在政党和政府的高层,少数族裔的比例却仍然偏低,而印裔一般来说比华裔做得较好。

列治文皇家骑警的现任局长是华人。温哥华警队的前任局长也是华裔,该支警队近年聘请大量多元族裔背景的警务人员,此举有助反映社区的面貌和为多元社群提供服务。

在加拿大,出于种族歧视和仇恨而犯法是罪加一等的。媒体对于这些种族歧视案件亦特别关注,让公众理解种歧视是令人厌恶的偏见行为。

今天打开电视,无论是本地新闻报导的主播或记者,又或是美国电视剧集里面的演员们,很多都是有色人种,而所呈现的也非白人的世界。这都有助建立社会的共识:加拿大是一个由来自世界各地移民所建立的国家,除了原住民,其他人都是移民。

*姚永安在香港出生及成长,91年移居温哥华,加拿大。在温哥华从事,从是当地资深时事评论人,其时评评论工作曾获得多个加拿大当地及国际奖项。

立即咨询
请输入一个可用的邮箱地址
立即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