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二月

华裔教育程度在加拿大最高 收入甩白人一大截

阅读量:139  

近日,加拿大统计局(Statistics Canada)发布了一项加拿大出生的少数族裔的收入和教育程度的最新研究,揭示了在工作场所寻找潜在歧视时应该注意哪些地方,以及无需注意哪些地方。

幸运的是,新的数据并没有把不同的少数族裔群体归为一个大整体,因为每个群体的收入呈现了惊人的不同,有些群体表现得非常优异,有些则不然。

一般来说,华裔、韩裔、和南亚裔往往是加拿大收入最高的人。拉丁美洲和黑人通常是最低的。白人在工资方面大多处于中间位置,而在大学教育方面则处于较低的层次。

卡尔顿大学的经济学家Frances Woolley表示,了解这些细节至关重要。少数族裔是联邦就业平等法案Employment Equity Act涵盖的四个群体之一,其它三个群体是妇女、残疾人和加拿大原住民。

Woolley还表示,关注那些落后的少数族裔,会比假设所有少数族裔都容易受到不公平的影响而更有意义。

这份统计局的报告是十年来首个此类的报告,该报告调查了在2016年人口普查中的12个不同的少数族裔,并衡量了其中25至44岁在加拿大出生的人(包括千禧一代)的每周收入。

Theresa Qui和Grant Schellenberg的研究阐明了加拿大反种族主义战略的背景,该战略致力于“消除障碍,促进一个人人都能充分参与并有平等机会前进的国家”。与其他国家一样,加拿大正在努力承认和解决种族化社区、原住民和弱势群体所经历的种族不公正和歧视。

该报告以加拿大白人为多数派基准,指出了一些少数族裔在收入和教育方面的表现如何比其他族群好得多,以及男女之间的显著差异,还有少数族裔在城乡中占据的比例

滑铁卢大学的经济学家Mikal Skuterud在一次采访中说:“像这样的描述性研究就像一幅画,不同的人会从数据中看到不同的东西。但现实是,报告揭示的收入差异背后的原因是微妙的、复杂的,而且在很大程度上不为人知。”

他还认为工作场所和教育成果往往不是由种族歧视的老板或有歧视倾向的教育者决定的。他说,“它们更可能是由人们做出的复杂的生活选择而决定的,需要透明的数据来弄清事情的真相。这份报告提供了一个清晰的视角,看看哪些种族群体在往上爬,哪些没有。”

全国收入最高的是加拿大亚裔群体

大多数加拿大少数族裔女性的收入高于白人女性,后者平均每周收入$1120元。

韩裔加拿大女性平均每周收入$1450元;华裔女性则为$1440;南亚裔$1330;日裔$1320元;菲律宾裔$1260;阿拉伯和伊朗裔$1120元。与此同时,黑人女性的收入较低,为$1080元,而拉丁美洲女性每周的收入只有$1000元。

韩裔、日裔和南亚裔男性的收入略高于白人男性,后者为$1530元,与华裔加拿大人的收入大致相同。菲律宾和南亚裔男性的收入比白人男性低约15%,而拉丁美洲和黑人男性的收入则低约20%。

Schellenberg表示,当考虑到年龄、居住地和教育水平等变量时,虽然一些工资差距缩小了,但其他一些差距仍然很大。

Qui和Schellenberg的研究没有关于包含原住民或移民,而移民是一个比在加拿大出生的人更大的少数族裔群体。

Schellenberg表示,虽然在加拿大长大的人很容易进行比较,但移民在劳动力市场上往往更容易受到特定因素的阻碍,比如加拿大工作经验不足、英语或法语流利程度不足、以及在外国的工作证书不被承认。

尽管加拿大统计局的报告没有指出加拿大哪些地方可能存在歧视,但Schellenberg和Skuterud都表示,数据至少发出了一个危险信号:在2006年至2016年期间,加拿大出生的黑人男性的相对收入进一步落后于其他男性。

不同种族教育水平的“惊人”差异

报告显示,在加拿大出生的少数族裔比白人更有可能拥有大学学位。

超过60%的华裔和韩裔男性拥有学士学位或更高学历,而白人男性中这一比例仅为24%,Skuterud称这一差距“令人震惊”。

此外,超过40%的南亚、阿拉伯、西亚和日本裔男性拥有大学学位。唯一比白人男性学历低的种族是黑人男性(20%)和拉丁美洲男性(17%)。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拥有大学学位的白人女性比白人男性多得多(38%),但她们仍然落后于几乎所有其他种族。

报告称:“加拿大超过70%的华裔和韩裔女性以及约60%的日裔和南亚裔女性拥有大学学位,而白人女性的这一比例为38%。”在更高的教育方面,白人女性基本上与黑人女性并列,略领先于拉丁美洲裔女性。

因此,华裔和南亚裔群体,尤其是女性,在加拿大获得高技能职业的比例远高于大多数其他移民,包括菲律宾人和白人,以及其他人口。而随着教育程度随着时间逐渐变高,这些高学历少数族裔的工资也将会在2021年人口普查的人群里显示出非常高的水准。

城乡之间的种族隔离正在形成

加拿大60%的少数族裔生活在三个城市:蒙特利尔、多伦多和温哥华。相比之下,只有27%的白人生活在这里。

换句话来说,只有大约二十分之一少数族裔生活在较小的城市、城镇和农村地区,而白人中约有三分之一。因此许多有色人种收入高于白人的一个原因是他们生活在大都市,那里的工资往往会提高,同时报告还指出白人更有可能结婚、生子,且不与父母同住。

Skuterud指出,不要想当然地认为收入和教育差距是“不公平”的根源,重要的是要记住,“人们会为自己的生活做出不同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