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七月

疫情工作重压使安省面临护士大量流失困局

阅读量:88  

随着疫情好转,大家可能会认为安省的护士们终于可以好好歇口气了,但是事实可能并没有这么乐观。

在整个疫情期间,Birgit Umaigba一直在安省担任注册重症监护病房护士。

Umaigba告诉CTV News:“安省的护士们士气低落,大家非常沮丧。”

在医疗保健部门的前线度过了人手不足和过度劳累的疫情之后,她说,护士们已经穷途末路了。

她说:“安省重症监护病房的护士人数不足,许多现有的、有经验的护士正在休假,或者由于疫情的压力和非常非常恶劣的工作条件,正在考虑辞职。”

一位因职业原因选择匿名的Georgian Bay地区的护士告诉CTV News,他所在的医院目前正面临严重的人员短缺。

他说:“上周,我们的重症监护病房只有2名护士进行全天的1对1护理,以至于他们几乎无法离开病房。”

“普通病房也一样糟糕。我们的36张病床已满,夜班只有一名注册护士,其余每个护士管理8-9名患者。”

他发现,从今年春季开始,离职的同事有所增加,截至目前已经至少有16名护士离职,“寻找接替员工的过程缓慢而痛苦”。

根据加拿大统计局的最新数据,2021年1月,医疗保健和社会援助行业的职位空缺比任何其他行业都多。

此外,医疗保健工作者报告说,在2021年4月的工作时间,要比2020年4月第一波疫情时更长。

护士Umaigba描述了去年过度劳累、没有休息时间,以及工作受伤和精疲力竭的情况。

她说:“我们所承担的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承受能力,因为这些是我们的病人、生命支持机器和救命药物,所以你必须要去完成。”

Umaigba说,人手不足的部门会对患者护理产生直接影响。

“如果你过度承担工作,那么在你匆忙的时候,就会发生错误。你只能希望不要出现两名患者的病情同时开始恶化,因为你只能赶去其中一个。”

Umaigba说,最终,在这些情况下,护士无法有效地进行护理。“护士只能尽可能地确定优先级,但不管怎么样,绝对会有护理出现延迟。”

安省注册护士协会(RNAO)的首席执行官Doris Grinspun赞同Umaigba的观点。

Grinspun上周告诉CTV News:“我们的护士长时间工作,没有周末,没有真正的喘息的时间。许多人正在重新考虑自己的职业生涯。”

RNAO最近发布的一项调查称,该行业正在经历“令人震惊的人员外流”。

超过95%参与调查的护士表示,疫情影响了他们的工作,大多数护士报告工作压力的水平很高;至少13%的年轻护士(26-35岁)报告说,他们很可能在疫情结束后离职。

Grinspun说:“失去这么多还在职业生涯早期的护士,将对我们医疗系统的运作产生深远而持久的影响,因此我们需要非常认真地对待这一点并立即采取行动。”

Grinspun说,她认为安省政府需要同时关注护士的招聘和留用。“在大学层面,安省将在今年秋天增加800个护理学生的位置。”

为了留住护士,安省政府需要首先考虑废除124号法案。福特于2019年推出的124号法案,使公共部门的薪酬被政府财政状况所限制。

该法案将护士的正常年薪,限制在了每年增幅1%。

虽然安省政府有在疫情期间给予护士一些补助,但是Grinspun认为,政府需要长期优先考虑护士的职业。“给他们一份事业,而不是奖金。支付他们的专业费用或参加ICU课程。”

RNAO已经向安省政府提供了一份关于招聘和留住护士的建议清单,包括增加职业早期和中期护士的支持、增加人员配备,以及在未来4年中将护理学士学位课程的录取率每年提高10%。

Grinspun表示,如果不认真对待这些建议,安省将面临严重后果。

“毫无疑问,护士的大量流失将导致医疗程序和手术的延迟,威胁着人们的健康。我们必须立即采取措施,应对这种风险。”

参考阅读:

https://toronto.ctvnews.ca/an-alarming-exodus-ontario-nursing-sector-slammed-with-staffing-shortages-as-many-rethink-their-careers-1.5522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