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五月

房东崩溃!租客欠2.2万赶不走警察到场也无能为力

阅读量:166  

安省宾顿一对夫妇说,他们被租客拖欠了超过2.2万元的租金,并且因为租客拒绝离开,无法进入自己唯一的房子。

“我们需要回到自己的房子,”Yvonne Folkes说,她描述了几个月来试图回家的挫败感。

图源:Global News

Folkes和丈夫以每月约3200元的价格,把他们在宾顿的自住房半独立屋租给了Hermann Founiapte Dakono。一开始,她以为这是一个“好房客”,但是现在他拒绝搬走,并且突然停止支付租金和一些水电费。

她说,现在她与丈夫暂时与其他家庭成员住在附近的另一间房子里,房租用于支付他们每月的抵押贷款。

现在房客不付租金,这家人要动用他们的信贷额度来支付费用。

今年4月,Folkes在接受《环球新闻》采访时感叹说:“让人沮丧、太难了。”她聘请了一名律师助理,试图把房客赶出去。

“我们需要把他赶走,”她对房东和租客委员会(LTB)的一系列持续拖延感到沮丧。

图源:Global News

根据Folkes的说法,租客以Hermann Founiapte的名义签署了一份租赁协议,他坚持要求法庭以他的母语法语进行听证,但是他会说英语,并且只用英语与Folkes交流。

《环球新闻》试图在租客Founiapte的家中获得他的评论。当工作人员出现在前门时,房子里的人打电话给皮尔区警方,声称有人闯入。

几分钟后,两辆警车到达,警员向Founiapte问话,他最终出现在屋外车道上接受了采访。

当被问及为什么2023年10月以来一直不付房租时,Founiapte把责任归咎于房东Folkes。“她告诉我,她不想让我付钱,”他告诉记者,Folkes退还他的支票。

但是Founiapte继续与一位女性伴侣和一个孩子住了7个多月。

邻居和Folkes称,屋里还住着其他人,据邻居说,其中一些人有自己的钥匙。

Founiapte还说,他在汉密尔顿有一间房子在建,可以等到夏天房子建成时,他们会搬走。

Founiapte开一辆新款红色道奇皮卡,车停在车道上。他经营一家货运公司。

“不,不,不,我不害怕和你说话,”Founiapte告诉《环球新闻》记者。

当被问及他是否熟悉安省管理房东客关系的规则时,他说“当然,我必须知道。”

图源:Global News

《从租到毁》一书的作者Kevin Costain说,一些租客辜负了小房东的信任,许多小房东像Folkes一样把自己唯一的房子租出去了。“现在一年不付房租也可以不受惩罚。”系统中的官僚主义和积压对Folkes这样的房东来说是一个特别的挑战。

《环球新闻》记者问Folkes的房客,他是否会支付拖欠的租金和水电费。他说:“我们将上法庭,法官将决定我是否错了。我会一直待在这里,直到法院做出裁决。”

然后,Founiaipte爬上他的皮卡车去上班,而房东Folkes和丈夫在人行道上对他大喊“骗子”,而两名皮尔区警察提醒她,他们无能为力,并敦促这对夫妇保持和平。

“我们需要他们出去,我们需要房子,我们需要租金,”Folkes告诉警察。

听证会定于6月4日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