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三月

当前市场,涝的涝死,旱的旱死

阅读量:119  

转自 秦小明

好久好久没有写过水水的文章了,今天就和大家水几句。
天天拿着放大镜看市场,也没什么意思。虽然很多朋友都在后台催着我更新文章,无非是想看一下我对当下市场的最新看法和观点。但说实话,这些观点和看法,在我看来,比起我们一直强调和传递的金融世界观和金融逻辑,并不重要。所以呢,各位也不要等着盼着我更文了。
今天想就通胀这个话题,说几句自己的感受。
很多在市场里搞投资交易的朋友害怕股市下跌,但在我看来,它跌一跌其实挺好的。一方面在于市场下跌往往可以提供给长期投资者更好的入场机会。另一方面,从更宏观的层面看,股市的下跌乃至暴跌,有助于弥合“贫富差距”。当然了,对于手持头寸空头来说,下跌毫无疑问也是受欢迎的。
为什么我市场下跌有助于弥合贫富差距?这个要从镜像问题说起。也就是市场上涨,其实是在加大这一差距。
今年的一些富豪榜陆续出炉,我关注到一个数据,2020年上榜企业家增加的财富总额达到了10万亿,比此前五年的总和还要多。
这说明什么?说明这些企业家在过去的一年,创造出了比以往多得多的价值从而获得了更多的财富?当然不是!
富豪的身家,多数表现为公司股票的价值。他们身家的暴涨,完全得益于其公司股价的上涨。因此,这一切的根源,还在于美联储过去一年超超超宽松的货币放水政策。
广谱意义上(狭义上对应生活消费品的CPI)的通胀确实已经发生。全球股市大宗商品已经上演疯狂的“疫情牛”,价格很多都创出历史新高,马斯克还借此东风当了一把首富。
富人越来越富,因为他们拥有金融资产。金融资产在广义通胀面前,最优先受益。无论是首富,还是牛市,都不过是资产通胀的眷顾罢了。
穷人呢?
有人在SKP商场为买上一只香奈儿包包,排队几个小时。有人却加班结束搭着末班地铁穿越半个京城,却还不知自己已经染上了新冠。
 
有人买茅台或者炒深圳的房子赚得盆满钵满,有人却被长租公寓逼得结束了年轻的生命。
 
有人在豪车市场上为了买上一辆心仪的车,不惜加价几十上百万。有人却因为送外卖迟到被差评几百块奖金没了,痛哭流涕。
广义的通胀下,富人越来越富,穷人越来越穷。旱的旱死,涝的涝死,这就是金融泡沫的基本社会特征。
富人有资产,有金融杠杆,因此在通胀加持下,资产价格疯涨,而负债由于是固定成本,因此被动“贬值”,这样抵消下来,富人的净资产就暴涨。
从整个社会结构的角度来讲,资产价格泡沫的本质,就是社会财富的大转移:从中产和穷人口袋里,转移到富人口袋里。而实现这一转移的关键步骤是什么呢?就是央行印钱。
每一次央行开动印钞机,本质上,就是财富大转移的开始。从穷人转移到富人,也从传统的落后的模式和产业,转移到新兴的未来的模式产业上。
普通老百姓能做什么?
很遗憾,好像什么也不能做。
从微观个人来说,当然可以通过增加金融资产(包括不动产)来抵御这种通胀的非对称影响,甚至把自己变成获利者。但是从宏观上来说,作为一个整体的“老百姓”,在这种力量下,基本无计可施。唯有等到贫富差距扩大到临界点,才能让整个系统推到重来。
从这个意义上看,金融市场跌一跌,是不是也是好事?
立即咨询
请输入一个可用的邮箱地址
立即联系